戴上口罩的日子,第18日

none 算著算著,今天已經是第18天戴口罩的日子了,還不知這日子要持續多久。
我是在香港有首宗確疹個案後那天開始戴上口罩,戴口罩的原因不但是保護自己的原因,也是社會原因。經歷過沙士,雖然當年什麼都不懂,但現在懂了,也自動的戴上口罩。頭幾天真的是很不習慣的,因為大家應該都知道耳朵戴久了會痛,不過,身體比什麼都重要,耳朵痛一會忍不了嗎?我是家裡外出最多的人,我中招,家人也會中招。 開始的幾天,街上大多的年輕人都戴上了口罩,是的,中老年人戴口罩的很少,但慢慢的,街上差不多所有人都戴了,如是者,不戴口罩的就變成了異類,不合群者。由於香港至今仍沒有強制戴口罩的措施,所以我們出門真的可以不戴口罩,然而不戴口罩的人,很容易會換來其他人不善的目光,我只能說,這是很正常的,當大部份都認為要戴口罩保護自己、保護別人的時候,你不戴,你就是大家眼中的「壞人」,沒公德心。 只是,口罩短缺,一罩難求,我家一向有些存貨,所以暫時未擔心,但很多人家裡都是沒有存貨,慢慢的,每天早上我們都見到很多長者,一大早就到「可能」有口罩新貨的店門外排隊,而沒有口罩的呢?我就見過街上有人用紙巾充當口罩,也有人選擇不外出。但也有人沒有口罩但又一定要外出的,他們就慘了,一路上都很像做錯事似的,總言之,路上很難看到另一個人的臉了。 因口罩而發生的事故也多了,有人路上搶口罩不搶銀包,也有人送口罩,人性醜惡和人性光輝一時盡現。 社交活動也減少了,雖然並沒有任何商店被強禁暫停營業,但是很多地方已主動關門,如主題公園,和政府的體育館、圖書館等。餐廳、酒店、酒吧、娛樂場所叫苦連天,我也是苦主之一,因有一個家庭十多人在一月尾的時候去了一間Party Room打邊爐,直到今日,家庭中有8人中招,他們也被媒體稱為「打邊爐家族」,相信他們以後也怕打邊爐了。 這Party Room位於觀塘,而我的Party Room也位於觀塘,而我的那間Party Room更處於隔離人士所住大廈名單內,我也準備今個月白交租了。 其實我最怕的不是什麼,而是未知,到底疫情會如何發展,如何受控,何時回復正常生活?半年?一年?兩年?預計不到,什麼計劃也做不到,這才是最差的情況。幸運的是,我身邊沒有人中招,我還有工作收入,我家還有口罩,我還能自由走動坐車,這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只希望,這大幸能維持下去,也希望,快點研發瘋苗,讓全球脫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