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隨筆 – 中環的怪獸

none

星期五,心情是振奮,是無奈,是期待,也是等待。

如常的七點半起床,匆匆吃過早餐,下樓追趕那不能錯失的巴士。幸好我的家離巴士總站不遠,上到巴士總有位子坐,看著那些要在巴士上站差不多一個小時的人,我總覺得非常可怕。

但放鬆的感覺仍未能拿出來,因為這是一輛不能錯失的巴士,這意味著路程上小小的錯失,例如那一點點的塞車,都能讓你上班遲到。遲到有什麼後果?每間公司各有不同,有些會讓你失去勤工獎,有些則更會扣你薪金,加上上司的責備。是的,紀律是很重要的,說好了九點上班,就必須九點前回到辦公室,不能說只差一兩分鐘差不多,破壞紀律就是破壞紀律,不知他們說這句話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他們總愛破壞紀律讓人不能準時下班。

下巴士後以最快到速度回到公司大樓,再一次的幸運,沒有等候電梯的人龍,讓我在八時五十九分成功打咭,因為九時打咭也是遲到的。星期五是casual wear day,大家都穿得比較輕便,換來的是心也比較輕便,回到座位就先要假份肚子痛,先到廁所坐坐休息一下,對,休息是要到廁所的,休息過後再到後樓梯先抽一根煙,哈!好幾位同事都在這裡!

正式工作的時間開始了,先整理一下要做的事情,不,是這一天必須完成的事情,因為要做的事情是永遠都整理不了的,因為太多了。每一次工作繁忙的時候,都會一邊做一邊埋怨,這公司他媽的是不是傻的,只愛欺壓勞工,從不想過多請一個人分擔工作。不過這也有好處的,就是時間過得快一點,當真的清閒時,又會覺得時間過得很慢,先要一邊扮工,則假扮工作,一邊看鐘,看看什麼時候再去廁所再去抽煙比較自然合理,還要一邊努力的不要打瞌睡。

終於,到了午飯時候了,一般來說,一小時的午飯只有半個小時,因為中環的人都是這個時間午飯,先要找到一間尚算少人排隊的餐廳,排隊,進去趕快的看餐牌點餐,趕快的吃,然後結賬離開回到公司。中環的餐廳真是他媽的貴,一個燒味飯都要五十多六十塊。幸好,今天跟上司一起吃,所以能吃得悠閒一點,吃過飯後在中環中心旁的小巷抽一根煙,看著飄散的煙霧,不其然地想著自己就像這點點的煙,存在目的就是被人用力的吸,吸乾吸盡,然後張口一吐,消散在大氣中,沒有人再記得。煙霧繼續飄,飄散到上空,天空都被層層建築包圍了,只剩下一點點的天,還有一點就是,這照片沒有用濾鏡,是真正的顏色。

中環的怪獸

午飯後是最難捱的時間,實際不足半小時的時間把一整碟飯塞進肚子裡,然後就立即坐下,飯氣攻心實在是讓人感到可怕。同一時間,上司的心情也是讓人即憂且慮的事情,當他心情好的時候,我們不知他會想什麼,總之不會想起我們,但當他心情不好的時候,他總愛不知從那裡找到一些工作出來給我們,目的就是讓我們不能準時下班。幸好,今天他心情好,一早就走了。

其實,星期五的下午,根本就沒有人在專心工作,大家都是能把工作節奏放慢的高手,那當然了!如果讓人知道你工作那麼快,那你以後的工作也只能這麼快了,而到了星期五,大家都能把工作節奏放得更慢,互相討論工作的時間更長,做事也更仔細,一份文件總要檢查個三四五遍才叫做真正完成。這樣,才叫不枉星期五。

下班了!同事們準備去Happy Hour一下,去哪Happy Hour? 不要以為我們都去蘭桂芳,那裡是老外和oppa的天下,我們只會到附近的小酒吧輕鬆一下就算了。不過我今次實在不想去了,只想趕快回家,什麼也不做的呆過一個晚上。再次坐上巴士,看看車外,今天感覺真好,回家的時候天都還沒有黑,這是多久沒有遇到過的事情,只是突然看到了一隻怪獸,兩隻眼睛大小不一,鼻孔一大一少,龐然大口只有門牙,就像伺機等待著一輛汽車,隨時就把它吞掉。我趕緊把頭扭到另一邊,只望不會成為它的獵物,這隻怪獸在晚上時是看不見的,只有白天才能看見,難道他就是白天守著中環,不讓人在白天離開中環嗎?我的心情立時降到谷底,突然有一種罪疚感,感覺自己今天的工作那麼的不認真,沒有好好善用時間,天都還沒有黑就要回家,這實在是不可饒恕。

中環

我拿起手機,發了一個短訊給家人,說:「我不回來吃飯了。」然後下車,回到中環,同事Happy Hour的酒吧,聯誼,也是幫助工作的一部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