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隻雞,迎接2020年

none 雞,一直都是我最大的享受之一,不過沒想到,2019年的最後一晚,我會跟雞渡過。 除夕倒數,對我來說已是很久遠的回憶了,尤記得讀書的時候,每年除夕都會跟同學朋友出去渡過,一起在街上跟人逼,一起去看倒數的煙花,其實我也不知為什麼除夕倒數要那麼辛苦走出去,街上人又多,路上又到處改道,餐廳酒吧又特別貴,但就是要外出,感覺除夕這些日子是一定要外出的。 出來工作後,除夕都是在工作中渡過,沒法子,自己從事的是半娛樂業,過去數年都是去不同的商場倒數活動,有兩年甚至是在紅館渡過。當台上的主持人在跟大家一起從10開始喊的時候,我都沒有什麼大的感覺,一來身邊都是不認識的人,坐在後台尤如活在平行時空,就只是想著喊完十聲後就可以下班了,然後早點回家洗洗睡,還有,一定要早點走,否則地鐵一定會塞滿人,連位子都沒得坐。 因這數年的經歷,都已經沒有和朋友相約一起倒數,慢慢的身邊朋友都已結婚,也有了孩子,已經沒有倒數聚會的習慣了。2019年,是我畢業以來第一個沒有工作的除夕,我反倒不知道如何渡過這一天,最後我選擇了工作,做兼職,一直到晚上十點。 今年是特別沒有氣氛的除夕,幾乎所有商場都沒有倒數活動,也沒有倒數煙花,就只有那個加強版的,傳說中全球最大型燈光音樂騷幻彩詠香江。街上的人自然也少了,尚記得十多年前在銅鑼灣逼得水泄不通,塞在路上就突然倒數了,而現在,你去出席一個合法聚會,也會突然在三十分鐘後變得不合法,這又如何叫家長們帶著孩子外出呢? 由於我兼職地方在家附近,兼職過後,我又不會一個人去尖沙咀跟人逼,我又過了獨自去酒吧獵食的年紀。最後,我選擇了跟雞渡過,我去了家附近的一間茶餐廳,斬了半隻雞,食個宵夜的同時,看著手機中的電子書,靜靜的過渡到2020年,對不起,我知我標題黨,不要怪我。
不要以為茶餐廳沒有生意,其實生意還很好,和我一起過倒數的還有很多單身男子,有年長,也有年輕的,但大多都是一個人,大家都在默默的吃飯,或看影片,或打遊戲,默默地,突然有一個人說「2020」了,我才驚覺已經是2020年1月1日的12點05分。其實,這裡的倒數也不錯,我把手機調到了勿擾模式,沒有IG,沒有facebook,沒有whatsapp,也沒有telegram。 重新把手機連接上,面對著一堆的新年訊息,實在沒感,有很多都是多年沒有聯絡的人,大家就像是靠著節日來聯繫,當然,我也會一一回覆他們,但我已很久沒有發這樣的節日訊息了,就算是客戶也沒有發。畢竟,好友,縱然多年不見,一見亦會如故,不是好友的,縱然每天相見亦不相處,那又何必要成為節日朋友。 吃過雞後,走到街上靜靜抽一根煙,回家睡覺,被窩,還是最舒服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